随缘

非常讨厌过度玩梗。

很多事情,有因必有果

史仗义没上课。

他光明正大地从学校的围墙翻出来,独自一人找了个网吧抽烟打游戏。他玩得很投入,压根没注意到有个人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并且和他组进了同一个队。正在游戏里厮杀得高兴,他瞥见左下角突然冒出了一条队内消息。
:未成年人不要抽烟。

史仗义对这些带有教育性的话莫名的反感,他不喜欢在任何事上加上“未成年人”的禁锢。他抓起一旁的冰镇啤酒,箭头移到那个用户的ID上,鼠标左键一点,果断屏蔽。他正要从烟盒里拿出下一支烟,坐在他旁边的人轻咳两声,他把烟盒滑到他那边,没料想到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他嘴里快要烧完的烟轻扯出来,用力地摁进烟灰缸里。

-
好像看不出来是网

银燕

想安排他俩见面了。顺带一提,银燕现在是在放假。之后会有凤蝶和风逍遥出现,不走剑蝶。类似于铁四的关系。(?)

--
银燕喜欢在有太阳的时候推着那辆自行车出门,到很远的地方。

今天的阳光没有那么利害,铺在银燕身上,暖烘烘的。银燕第一次在没有旁人的目光下骑上了那辆自行车。自行车依旧漂亮,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他骑着车回到家里人以前在乡下购买的一套小洋房里,从他在儿童时期待的那间屋子里搬出一张老旧的木躺椅,顺带捎了把旧蒲扇。

今天的太阳很温柔,他靠在木躺椅上,摇着扇子。有些昏昏欲睡。
他很喜欢待在乡下,因为安静,且没有人打扰。
他在眼皮即将贴合之时,隐约地觉得凉快了下来。

银燕醒了。

他在院子里毫无目的地乱转一圈,没瞧见他日夜思念的人,倒是见了好几天都没见的人。剑无极把他不羁的那一小撮蓝毛往外一挑,从衣兜里拿出一部今年某水果公司最新款的手机。
银燕对此也不陌生,他边摇着手中的蒲扇边顶着头顶的太阳走过去,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剑无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剑无极自顾自地刷着微博,像是根本没看见银燕这个人。银燕也不恼,他等剑无极把手机重新装回兜里,才问了第二次。

“我才来不久。…还有阿,笨牛,你可真能睡。你都睡了一下午吧?怎么,还没睡够么?那就再去睡一会好了……”
银燕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旧蒲扇,他没说话。

国庆快乐阿

中秋快乐

啊,还是看一下吧

吃cp不挑,随缘写一些东西,基本上吃的cp都会产粮
bg很少..慎关
很喜欢小空,目前的新墙头是军师

银燕

也不算第二章,依旧是自己脑子里浮现过的画面。

银燕刚上初中的时候,家里特地给银燕买了辆自行车,说是为了他上学方便。每天早晨他都喜欢推着他的自行车去学校,他从来不骑。他总是很早就出去,也没人知道他骑没骑过这辆自行车。
他站在自行车前看了很久,细心地把它锁好才放心进了班级教室。
他格外地喜欢这辆炫黑中带了点绿的自行车。

时间一晃就到了初三。
初三的任务沉重而繁杂,银燕独自一人撑到了初三。在这个火烧眉毛的时期,他才认识了自初一以来的第一个朋友。他和其余人不同,黑色头发中挑染了几簇蓝,至于银燕的那几根红发,这是史艳文亲自带他去染的,说是红色看起来喜庆。剑无极发现他吐字不大清晰,开始一步步地带着他说话,从最开始的词语到后来的日常交际用语,再到现在的能勉强从自己口中吐出的长句。银燕的心脏颤了颤,他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在某一次和剑无极的谈话中,银燕提到了他所思念的人。剑无极难得地说了句好话,他沉默半秒,伸出双臂使劲地抱住了银燕。
“笨牛啊,有些事情…你应当很明白。”
银燕的目光飘到了远方,他回避了剑无极。这是他十几年来第一次被一个人抱,并且是对于他来讲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恍惚间,剑无极听到了他们认识的这几个月以来,银燕的第一声叹息。

银燕

#现pa
#写的是自己脑海中的一些画面
#ooc属于我

雪山银燕在很小的时候没事就喜欢抱着一本书抄。他不爱说话,即便有人问他,他只是收紧了怀里那本小小的笔记本,摇了摇头,把小凳子和怀中的书还有小本子都搬到了阴凉地,他再把那张小小的桌子呼哧呼哧地搬过去,继续抄着那本厚厚的书。

由于小的时候银燕与他人交谈甚少,所以长大后他与其余人交谈都是磕磕巴巴的,勉强能从嘴里吐出单字。
直到银燕上了初中,史精忠问他为什么总喜欢抱着一本小书抄时,他本想开口解释,意识到自己吐字不成句时,索性闭上嘴,把那本厚厚的、小小的书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史精忠的手里。
那本书保存得很好,除了长期压书造成的折痕二外,几乎没有损坏,也没有折起的边边角角。史精忠翻开这本书的第一页,他看见封面上只简简单单地写了一个“仗”字。史精忠心下了然,他把书重新放回了银燕的书包里,他的大手拍了拍银燕的头顶。

他说,“快了。”

日光透过树叶间细细小小的空隙照到银燕的木书桌上,形成斑驳的光影。他在桌角上摆了一盆盆栽,他叫不出名字,只觉得这盆小小的植物陪过了对他来说最难熬的一段日子,他趴在书桌上休息的时候,像是装了浆糊的脑子却清晰地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知道是谁,这个人影也不止一次在他脑海里出现了。

银燕其实很聪明,他知道他一直在做什么。但做事也是一根筋,他不会过多地考虑后果,认定了的事就会一直做下去,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一定会换一种方式。银燕的心宛如一轮明镜,他涉世未深,有些事情他看不透其中的本质。他也会或多或少地感觉到什么,他也从来不说。
很多人都叫他“笨牛”,银燕从来都不恼,别人叫他笨牛的时候,他都会乖乖地点点头,还藏了一丝腼腆。

论直男格瑞跟嘉德罗斯闹掰的全过程

瑞嘉,ooc慎点。


此时此刻寝室里的气压低得惊人。
金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跟格瑞这样的人生气,但他忽略了一点。
对方是嘉德罗斯。
金咽了咽口水拔腿就要往门外走,哪想床上坐着的两位这时候默契得不行同时说了句站住。金身形一顿悻悻地放下了要转开门把的手,从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搬来了把椅子坐着。嘉德罗斯现在心情也差到极点,脸色比格瑞的还臭。偏偏这时候雷德祖玛又不在,只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金。金心想我哪里管得住你们两个祖宗还是当我不存在吧886。

其实嘉德罗斯生气的原因挺单纯的。
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要求两个人做仰卧起坐,分组的时候又把他和格瑞给分开了。嘉德罗斯心想这没什么。半刻钟后他亲眼目睹了格瑞搂着一个男生的腰去了医务室,嘉德罗斯心想这也没什么,反正会给我解释的。没想到格瑞一脸平淡地出来后看见他的小男友嘉德罗斯站在旁边,还是一句解释都没给。嘉德罗斯生气得快把牙齿都给咬碎了格瑞愣是没看出来,还拉着嘉德罗斯说了十分钟的救人经过。几个小时后嘉德罗斯的气总算消了很多,心情刚好转一点就拉着格瑞去学校附近的奶茶店里喝奶茶。好巧不巧又在那里碰到一个曾经疯狂追求格瑞的小学妹,那位小学妹看到格瑞就凑上去说格瑞又长帅了之类的话。格瑞一边听一边点头还“嗯”了一两声。嘉德罗斯已经气得头顶冒烟了可他还是选择忍了。
毕竟事不过三嘛。
本以为可以好好度过这个晚上,没想到万年不玩游戏的格瑞拉着嘉德罗斯开了一把匹配。打到一半的时候嘉德罗斯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看了看格瑞的经济出装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继续玩他的。最后一波团的时候格瑞作为一个T竟然先行退出团战,还是带着其他人一起退的团战,就剩嘉德罗斯一个人孤军奋战。嘉德罗斯依靠他的蛇皮走位和精准预判并且带着怒气杀了对面五人拿了五杀,一路冲下去推了对面高地和水晶拿下胜利。

嘉德罗斯想到这里气得又从床上站了起来,看他现在的状态就差一个人在他头上浇一桶油了。格瑞也跟着站了起来,金也不明不白地跟着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怎么了。”
“生气了!还能怎么样?”
“…你不冷吗。”
“?跟冷有什么关系。”
“你冷不冷。”
“你很奇怪啊格瑞。突然跑来关心我冷不冷?”
“…冷死了。”
格瑞叹了口气,走到饮水机旁边,顺带把嘉德罗斯那个黄不拉几的杯子一起拿过去接了杯热水。
嘉德罗斯:游戏体验极差。
格瑞把那杯水放在床头柜上就出寝室溜达去了,只留下金和嘉德罗斯两个人深情对视。以金的判断他觉得格瑞可能不会做什么好事,所以他赶紧把门给锁上了不让格瑞进来,以防气死了嘉德罗斯。
“你关门干嘛?”
“为了不出人…,不是,为了保暖。”
说完金沉默地看着开了铺热27度的空调,再看了一眼一口一口喝烫开水的嘉德罗斯。金又心想这是个什么人这么烫的水都能喝下去也真是委屈他的喉咙了。

提着一大袋从金拱门买回来的东西的格瑞看着紧锁的寝室门沉默了。出于礼貌性地敲了敲门,坐在寝室里刷手机的金立刻放下手机想要给站在门外的人开门。转念一想,这时候已经这么迟了该不会是谁走错地方了吧。
下一秒他就接到了来自格瑞的电话。
“喂?格瑞?”
“嗯,是我。”
“…那什么风有点大我有点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我说,给我开门。我买了东西回来。”
金这才放心地给格瑞开了门,没想到格瑞竟然买了这么多。坐在床上的嘉德罗斯还在生着闷气,格瑞见状走了过去,拍拍嘉德罗斯的肩。嘉德罗斯看了桌上放的东西一眼心情才有所好转,他忽然想起来他今天看到的一个让男朋友主动喂自己东西吃的段子。于是他就坐在原地,一直坐了五分钟。格瑞以为嘉德罗斯不吃这些东西就一个人过去跟金一起分享快乐,一边吃还一边看着嘉德罗斯。
“…你不吃吗?你不是很喜欢吃的吗。”
“…不吃了!”
“……噢。”
格瑞继续与金分享快乐,全然不顾坐得离自己不远的嘉德罗斯。
“金,把格瑞扔出去。”
“啊?哦……!格瑞——!”
“????”

于是格瑞在穿梭着大量冷空气的走廊里站了一晚上。

????

我不喜欢看到消息了摆在一边不回,最敷衍回个“。”也行,让我知道你还是活的。另一种是吃饭什么的花了一两个小时,我在群里看到你的消息但你小窗不理我。不想跟我聊天直接说就好了,这么拐弯抹角地展示出来是要给谁看?

………………单纯表达一下我的愤怒[?